应用宝下载安装到手机

言武道场内,随着无名催动金衣弟子接引令,炽烈金光顿时绽放开来,状若一轮金色烈阳炸开,挤满了天上地下。

所有人都觉得双眸刺痛,在短短的瞬间内,人们都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受到了针刺一般,都不由得捂上了眼睛。

这一刻,众修惶恐,颤抖不安,在那炽烈金芒中,人们都感受到一股恢弘如天般的盖世威压,如远古神魔跨时空而来,出现在了天地间,让人感觉压抑。

在那股气息下,人们都体弱筛糠,好像蝼蚁面对天龙,一种难以言喻的规则力量降临下来,让此地的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下来。

“咚!”

下一瞬,一道人影自金光中走出,面容模糊不可见,唯有一双拳头凝实无比,散发着不可抗逆的惊世力量。

在那双拳头周围,一道道空间裂缝接连崩现,其内更有混沌气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,状若决堤的灭世大洪水,席卷了天上地下,碰撞出惊世的光芒。

同时,在拳头周围的天地秩序,也都发生了惊人变化,像是难以承受,发出了莫名生物的哀鸣声,扭曲变形!

“力出手!”道教长老大声嘶吼道,脸上再不复从容神色。

此际,他满脸惊恐,在那双拳头上,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,感觉身汗毛都乍立了起来,惊恐到了极点。

此时,其他六人也皆是如此,眼中既有震惊,又有惶恐,但是却都没有丝毫的迟疑,便打出了自己的最强战技,或是神通。

刹那间,天翻地覆,炽盛光芒像是太阳风暴般,摧毁了浩瀚长空,漆黑的大裂缝蔓延开来,宛若一道道渊壑,深不见底!

清纯美少女闺房性感私照流出

“轰!”

紧接着,大碰撞发生,宛若针尖对麦芒,彗星撞大地,铁拳横贯长空,上面缭绕金光炽烈,如两轮太阳镇压下来,轰击向了道教长老七人。

瞬时间,高下立判,在铁拳的轰击下,道教长老七人都如遭雷击,所谓的最强攻势和防御都如纸糊的一般,支离破碎。

这不像是碰撞,倒像是碾压,无双铁拳一冲而过,伴着天地秩序交织,无尽力量滂沱,道教长老等七人,根本没有一拼之力。

“噗!”

鲜血盈空,浸染天地,裘衣最先不敌,踉跄后退,大口吐血,接着是纳兰飘雪、胡塞天、季霖、莫太冲,最后,则是佛教尊者和道教长老。

从这上面,也是不难看出他们七人之间的差距,可是不管如何,他们却都是不可敌,难以抗衡那双铁拳打出的无上力量。

“呜呜呜”

空中劲风呼啸如雷鸣,刚猛的力量汇聚成汪洋,肆虐着浩瀚虚空,道教长老七人在受伤之后,并没有完摆脱那双拳头的镇压。

因为那拳头乃是天之三境强者的巅峰一击,其内蕴含着至高意志,不杀敌不后退,铁拳不断打砸向教长老七人,刚猛而又霸道!

同时,那肆虐长空的能量汪洋,也是在侵蚀着他们的身体,这更是让他们的情况,等若于雪上加霜,恶劣到了极点。

对于这一切,无名只是在静静的注视着,满头黑发披散,眸子里泛着冷冽的光芒,如闪电般,不断地划破长空。

这种神色与他平时不苟言笑的样子大不相同,现在看上去异常的凌厉,身血气滚滚,气贯长虹,力催发着金衣弟子接引令。

好在,那天之三境强者的巅峰一击,蕴含其至高无上的意志,不然,就以无名现有的修为来说,压根就不可能支撑这么久。

他有预感,可能在三个呼吸后,那双拳头便会消失了。

不过这已经足够了,因为铁拳无敌,每一次划过虚空,都像是两轮烈日碾压而过,狂猛而霸道的力量,非人力可以抗衡。

无名观拳有感,甚至能够看出那双拳头拥有者的性格,对方必定是霸绝天下的无上雄主之人物。

天之三境强者,掌握天道秩序,举手投足之间,皆是动用天地之力,可是那拳头展现的威势,却是单凭肉身之力发出的。

很难想象,那神秘存在的体魄究竟有多么强!

三个呼吸后,几乎在几个眨眼间便过去了,无名还有些意犹未尽,可是对于道教长老等七人而言,却好像是度过了漫长无比的千年岁月,差点就没有支撑下来。

在那拳头消失之后,漫天炽烈金光也是缓慢消散,金衣弟子接引令被无名收回之后,虚空上也就剩下了七道狼狈至极的身影。

此刻,道教长老七人皆是浑身染血,一个个衣衫褴褛,就和要饭的似的,身上丝毫的仙道气韵都找不到。

“咳咳咳”

夹杂着痛苦的咳嗽声响起,道教长老七人又是都吐出了鲜血,一个个发丝凌乱,脸色灰白,眸子中皆是带着抹不去的惊恐神色。

此刻,他们浑身乏力,只能勉强的立身于虚空于当中,摇晃不止的样子,似乎一阵风吹来就能将他们吹落下高空似的。

“各位,第一式现已结束,你们可还满意?”注视着道教长老七人,无名的嘴角掀起了一缕笑意。

只不过他的笑容却是那么的冷,就像是死神的微笑,让人们在看到后,皆是毛骨悚然,感觉寒冷到了骨子里。

“无名,你卑鄙!”道教长老拼尽力吼出一句话,脸上满是悲愤的神色。

至于其他人也都没有好到哪去,一个个眼眸喷火,恨不得活吞了无名,更有甚者,都差点哭了。

无疑,那个人正是纳兰飘雪,想她堂堂一代女侠,竟是落得如此下场,整个人披头散发,衣衫褴褛,竟是有大半的雪白肌肤都裸露在了外面,风一过后的寒凉,让她恨欲发狂,满心悲愤。

“东西可以乱吃,但是话可不能乱说,我哪里卑鄙了,你们若是说不出来,那就是诽谤!”无名言辞冷冽的说道。

“哪卑鄙,你事先答应我们,说是不让武源前辈代你出手,可是刚刚你做了什么,你心里没数吗,断章取义也不带你这样的,你简直就是在仗势欺人!”纳兰飘雪披头散发,脸上带着血污,与平时的艳丽大相径庭。

“我看你们倒是欺人太甚,我可没有你们那么不要脸!”无名大声反驳道:“我说过不会动用师父之力,自然便不会动用,你们好好看看这是什么,自己眼睛不好使,还要将事情赖在我的头上,我看你们才是真正的欺人太甚!”

说罢,无名便再次祭出了大道学府的金衣弟子接引令!

看到他再次祭出接引令时,道教长老七人皆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,眼中流露出惊惧的色彩,显然都是被刚才的事情吓怕了。

“混蛋!”上官家区域内,灵儿咬牙启齿的低呼道。

到得现在,他才明白无名的深层意思,借用金衣弟子接引令,他无疑是将大道学府捆绑在了他这艘战船上。

眼下,就算大道学府站出来澄清此事,怕是都不会有人相信了。

更遑论,就算世人相信,可是道教长老他们七个呢,要是他们也相信,那可就真的是活见鬼了!

“这是”

在听到无名的话后,人们也皆是不由的看向了那悬浮在天空中的金衣弟子接引令,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像是发生了大地震似的,有极大的震动感。

说实话,他们刚刚也和道教长老七人似的,都还以为刚才那双拳头乃是武源留给悔儿的一种保命手段呢,不然,何以有那等恐怖威势。

只是现在从无名的话看来,他们的猜测显然是不成立的,不然的话,无名断然也不会特意如此了。

此时,看着悬浮在天空中的金衣弟子接引令,人们都觉得有些熟悉,而道教长老七人也皆是仔细打量了起来,一个个在诧异过后,皆是露出了震惊和憋屈的神色,尤其是季霖差点没气的哭出了!

“看好了,这可是大道学府的金衣弟子接引令,如此,那又怎么会是我师父的手段呢。”斜瞥着道教长老众人,无名有意无意抛出来的话,惊诧了在场一众人。

一时间,场内各种声音响起,人们都被无名的话震惊住了!

只有灵儿和姜婆婆神色憋闷,完没想到无名玩的这一手,竟是把大道学府带到沟里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