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版软件

得到齐晖的承诺,凌冽点头道“好,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哼,你就不怕我打着幌子把你支开,然后他们乘乱作祟吗?”齐辉笑道。

凌冽笑了笑,看着齐辉的眼睛说道“我相信你。”

“哦,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,你就这么的相信我?”

“就像是你看到我,就相信我不是袭击你的人一样,我也相信你,凭你的为人,是不会做出这样败类般的行为。”凌冽说道。

早在两人四目相对,眼神交流之际,两人便早已明白,对方都不是一个阴险狡诈之徒,而是一个极具傲气与傲骨的英雄,那既然是英雄自然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!

“哈哈哈,说的好,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,那我们即可出,我的手早已经痒的不行了,出来这么久,终于可以找到人活动活动筋骨了。”齐辉大笑道。

“我呸,我才不喜欢男人,如果你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,对不起,我告辞,但是如果是要干架,我奉陪到底。”凌冽装作一副恶心的样子,对着齐辉说道。

此刻两人,虽然是要去干架,但是却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,关系看上去是十分的好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原本就是好朋友,不是要去决一死战,反到像是去约饭。

“哼,你就等着会儿跪下乖乖像我求饶吧。”齐辉道。

“我还等着你给我去修大门呢。”

两人,眼神交流,随后一同往外走了起来,此时所有的人都不敢动弹,包括冯玉泉和韦尔斯那波人。

一个人的自由很迷茫

“慢着,你现在可不能走!”

就在凌冽和齐辉刚走了几步的时候,又有一个不识趣的人站了出来,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有底气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不过,这声音是冲着凌冽来的。

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

凌冽顺着声音看了过去,只见一个高瘦的带着眼镜的男人,带着一大队警察走了出来,这个高瘦的男人正是刚才跑去韦尔斯那点头哈腰的外交官员。

“我是大使馆派来的外交官,你涉嫌谋杀韦尔斯子爵,这可是破坏两国友好邦交的大罪,必须立即抓起来审问。”男人高傲的说道。

此时这个男人一改之前在韦尔斯面前懦弱的形象,一下子变得目中无人,高傲自大起来,官僚气息那更是施展的无懈可击,恨不得让凌冽跪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舔鞋。

“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说的这件事,,我一直待在中医协会,给病人开病,整个中医协会的让你都可以为了作证,我根本就不是凶手。”凌冽说道。

说到底,凌冽也是很纳闷,这群人来中医协会闹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原本以为齐辉不再提,凌冽想着暂且先就这么算了,可这官员却又突然冒了出来。

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而且凌冽看这个官员的样子十分的不爽,高傲自大不说,还竟说些废话,甚至脑子也可以说是白长的。

此时凌冽又看了看齐辉,什么是英雄什么是小人,真是一目了然!

“妈的,要是你是亲自去的,我们还要过来找你吗,你早就被我们押送大牢了。”官员冷笑道。

“那你们有什么证据吗?没证据就来我这里闹事,你们还有王法吗?”凌冽说道。

听到凌冽的话,官员眼睛顿时一愣,扯着嗓子对凌冽叫嚣道“要证据?我们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你就是犯人,在这里韦尔斯子爵大人和冯少,两位证人都能为我们作证。”

这个官员嚣张程度,简直和他刚才在韦尔斯面前懦弱的表现,完就是两个极端,在韦尔斯有多懦弱,在凌冽面前就有多嚣张。

像他这样的嚣张的官员,无论是在中华还在新安国凌冽是见多了,只知道在自己人面前逞英雄,一旦到了外人的

面前那吃相可算是十分的难看,完就是一副无限讨好的样子。

“哼,中华,就是多了很多你这样的人,黎民百姓才会过的这么苦。”凌冽摇了摇头说道。

“妈的,还敢在这顶嘴,你知道你现在再跟什么人说话吗?”官员嚣张道。

凌冽冷哼一声道“我没兴趣知道你是什么人,总之我今天是不会跟你走的,我今天还等着打架,然后修大门呢。”

“妈的,你不想走也得跟我走,给我抓住他!把他带回去问审!”官员指着凌冽说道。

“是!”

官员话音刚落,几个警卫就朝着凌冽冲了过去,左手拿着手铐,右手放在背后,虽然没有看见,但是明显是在摸枪,凌冽感叹世态炎凉,无论什么时候这些官员总是一个模样,不分青红皂白乱抓人。

当然,凌冽是不会站在白白让他们抓的!

轰!

就在凌冽准备出手前一秒,只见一个身影朝着那群警卫冲了过去,一拳就把他们部打飞,虽然不至死,但是所有的警卫都倒在地上哀嚎连天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刚妨碍公事,你看我不……”

官员话还没说完,那个身影又冲到官员的身边,一把掐住外交官员的脖子,将他提离地面,伸手就是几个大嘴巴子。

啪啪啪!

“你大爷,敢阻拦本少爷打架,我看你才是好大的胆子!”抽到一半,直接对着官员爆喝几句,说完又赏了官员几个大嘴巴子。

没错,这个声音正是齐辉,他率先出手了!

“够了,你是想跟他打,还是想跟我打啊。”凌冽见状,朝着齐辉笑了笑说道。

“哼,这种家伙竟敢妨碍我们,我看他是找死,不过,现在也算解决了,我们走吧。”

此时官员已经被齐辉抽晕了过去,齐辉直接把他扔在了地上,随后边笑边往大门外走去,凌冽也跟上了他的步伐,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住了凌冽。

“一切小心!”

凌冽回头看了看,正是韩筠!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,但由始至终,她都没有开口,直到现在。“你放心吧,我去去就回。”凌冽挥了挥手,对着韩筠说道。